欢迎来到湛江市赤坎人民法院
法院文化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我享受着法官的孤独

我曾看过这样的一则报道:20104月,美国大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给总统奥巴马的辞职信中写道:从穿上法袍的那天开始,我就在享受着一份孤独之美,这份孤独不是来自情感的寂寞,而是源于法律本身所具有的让心灵感到安静的魅力。

史蒂文斯在1975年被福特总统任命为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至2010年辞职时已有35“法龄”,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任职时间最长的大法官。他说:有时候我经常会感到很煎熬,为什么裁判作出后,总有一方当事人对裁判结果并不满意?这种煎熬使我长年累月去思考一个问题:我该如何让每一次裁判都合乎法律善的宗旨。一旦这样想,我就突然间觉得很孤独。

看到这段话,我的内心有了一股强烈的共鸣。史蒂文斯的话不也是我们中国法官的心声吗?我们法官不曾因情感的寂寞而孤独过,却因为职业的责任而永远在孤独之中!

是啊,当法官确实孤独,当了三十年基层法官的我对此深有体会,但我热爱法官这份职业,我情有独钟法官这份孤独,我享受着法官尊荣这份孤独。

我就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一位平时关系很好的吴姓老同学 约晚上一起吃个饭,说是几个同学叙叙旧。但我一到却发现是我院当年所办一宗案子当事人安排的宴请,他上午刚刚到我的办公室投诉过办案法官。见是当事人宴请,我只好撤离。

事后关系十分要好的吴同学疏远了我,说我不谙世事。我哪是不谙世事啊?“一个好汉三个帮”“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我是法官,我不能陷入人情世故之中!我知道,只要我还是法官,我以后还会在熟人、亲朋好友中遇见更多的“吴同学”,身边的好友慢慢越变得寥寥无几,在旁人看来尽显寂寞、孤独,然而我是法官,当法官就要忍受这样的孤独。

法官的孤独源之于社会的职责。法官是什么?法官是上帝派来尘世掌管法律“定纷止争,惩恶扬善”的使者,是法律帝国的钦差大臣。美国着名学者德沃金在《法律帝国》中这样描述法官:“在法律铸造的帝国里,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而法官则是帝国的王侯”,法官的上司只有一个——法律。我国《宪法》赋予法官肩负独立审判的职责,践行着公平、正义的使命,凡尘俗世,要做到独立、公平、正义是谈何容易?然而,社会却要求法官撑起独立、公平、正义这一片天地,老百姓更要求法官高举独立、公平、正义这一面旗帜。我们法官是以什么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群体,社会对我们要求如此苛刻?老百姓对我们寄予如此厚望?这是因为我们法官守护着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是否得到维护和伸张,社会和老百姓都将希望寄托在我们法官身上。维护和伸张社会“公平、正义”是我们法官的社会责任,是我们的天职。在“情与法”的考验面前,我们只能义无反顾地选择法;在“钱与法”的碰撞中,我们必须毫无含糊的运用法;在“权与法”的较量中,我们还是坚定不移地听从于法。于是,我们法官在工作中就没有了富丽堂皇的都市气息,生活中缺少了掌声鲜花的热烈场景,我们法官有的只是全身心地对案件认真阅读、冷静思考、全面辩析、正确判断,然后下裁决,我们法官的社会职责注定我们是孤独。

法官的孤独源之于职业特性。法官面对的是当事人,定纷止争的使命必定令法官身处利益争斗的中心,所言所行均产生效应。利益有牵连的各方对法官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非常关注,一方当事人期待能够以某种方式影响法官做出对其有利的判断,又担心法官受到另一方当事人的不当影响,做出对其不利的判断,于是各方当事人会想办法接近法官,争夺、拉拢法官。在这种情形下,法官要做到独立、公平、正义,就必须自我围起篱笆,隔离各种社会角色,远离社会的喧嚣,甚至割舍亲情和友情。在每一宗案件中,法官以旁观者的冷静,以自有的法律知识和司法经验判断案件的是非曲直,居中裁判,如果法官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渗进一点个人私情就会让公正的天平有所倾斜,导致裁判不公,即使裁判是公正的,但法官稍微的不当言行也会让老百姓由于误解而感觉不公。法官职业的这些特性注定了法官必定远离人际关系的纷扰,拒绝社交场所的聒噪,这与注重人情关系、礼尚往来的中国社情民情是格格不入的,所以法官是孤独的职业,而孤独的法官才能“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我们赤坎法院就有一个张炳忠法官,去年结了三百二十多宗案子,长期以来都是我院办案冠军。我每当晚上回办公室时,都会见到他伏案工作。他尚未成家,孤单一人生活,他将对父母的思念化作工作的动力,将对“心上人”爱恋转成对办案的严谨。在外人看来,张炳忠法官是孤独,但这种“孤独”是我们赤坎区法院的主流,一道美丽的风景。正是因为我们赤坎法院有一个个这样“孤独”的法官,才撑起我们赤坎区法院的未来。

法官是法律帝国的钦差大臣,是国家法治的精英。孤独是法官灵魂和世界观的自我洗涤,孤独是法官的气质和形象的升华。十八大吹响了依法治国的号角,我国正处于依法治国的关键时期,就需要“ 孤独的法官”,法官的孤独对于法治国家的建设是一件大幸事。

?我庆幸自己是一名法官。现代诗人汪国真说: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明代学者洪应明曰:“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法国十八世纪思想家卢梭说:“人在世上越离开尘俗,越接近自己,就越幸福”,我铭记古今中外名家的这些话。

守住和珍惜法官的那份特有的孤独吧,这是一片法制思想的净土,也是我们法官灵魂的憩园。

赤坎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林保南


;

广东省湛江市赤坎人民法院版权所有(www.ckfy.gov.cn)? 粤ICP备17115786号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百园路8号赤坎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湛蓝网络